科技對中國農業發展的支撐與引領關乎國計民生

——國務院參事、科技部原副部長劉燕華訪談錄(一)


  【劉燕華簡介】




  劉燕華,河北邯鄲人,1950年4月18日出生。中共黨員。1976年畢業于北京師范大學。1977年在北京市農科院土肥所工作。1981年進入中國科學院地理研究所,歷任研究實習員、助理研究員、副研究員、研究員,博士生導師,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歷任研究室副主任、主任。1995年9月至1997年5月歷任地理所所長、國家科委社會發展科技司副司長(正司級)、科學技術部農村與社會發展司司長。2001年11月起,任科學技術部副部長、黨組成員。2009年11月受聘為國務院參事。


  劉燕華同志長期從事資源環境方面(土地、脆弱生態、資源環境的研究,青藏高原、橫斷山區考察)的科研、管理以及國際科技合作,是我國資源環境、氣候變化領域科技方面具有較大影響的專家之一。并從事創新方法、資源環境、綠色發展、風險管理和可持續發展等領域的研究和科技管理工作。擁有編、專著30余部,在國內外核心學術期刊發表論文150余篇?,F任創新方法研究會理事長、國家氣候變化專家委員會主任、國際歐亞科學院院士、中國可持續發展研究會常務理事、國際風險管理理事會(IRGC)顧問、當代綠色經濟研究中心科技顧問等。


  時間:2018年8月8日
  地點:航天神舟藝術中心錄播室
  專訪對象:劉燕華
  訪問人:《中國新技術新產品》雜志社


  訪談人:我們知道,您曾是中國科學院資源環境學家,調任國家科委(科技部)不久后主要從事農村科技管理,隨后您主持和參與了“中國農業科技發展綱要”的組織和制定工作。您能為我們詳細介紹一下當時的背景和制定的過程嗎?


  劉燕華:中國改革開放40年,中國的科技事業取得了突飛猛進的發展。我是改革開放40年科技方面的見證者。我是1978年恢復研究生考試、招考的第一批研究生。


  我是1978年考研,研究生畢業之后就分配到了中國科學院地理研究所工作,只在一線搞研究,搞的是資源環境生態建設這些研究。1997年,國家科委說需要一些科技人員參與到科技管理之中去。那個時候科委就和科學院商量,希望科學院派一些學術兼管理型干部到國家科委工作。這樣我就從中國科學院被派到了國家科委,我也從科學研究的崗位轉崗到了科技管理工作崗位。我當時也比較猶豫,我說我搞研究已經輕車熟路了,搞管理嘛,我還是比較生疏的。盡管如此,我還是服從了組織的安排,作為科學院的派遣干部到了科委工作。從1997年到國家科委,到2009年年底離開國家科技部(國家科委于1998年3月撤委設部改為國家科技部。編者注)的工作崗位、領導崗位,我在科技部前后工作了13年。這13年,我經歷了多次科技制度改革和管理體制改革。今天,我只談談1997年到2009年我在科技部工作期間,所經歷的關于國家科技體制改革的幾件大事件。這些事件每一件都關乎國家科技的發展,關乎國計民生,對我一生都是重大的影響。


  前面提到了,我是1997年由科學院調到科技部工作的。1998年,我擔任農村與社會發展科技司司長。農社司(農村與社會發展司的簡稱。編者注)承擔農村科技、社會發展可持續相關方面的科技管理工作。那段時期,我們承擔了一項重要任務,這就是由科技部組織制定“中國農業科技發展綱要”。因為在九十年代中后期,中國農業的發展已經出現了轉型。當時農村實行的土地承包制雖然還在發揮作用,但是發展到一定階段之后,再想上一個臺階,就已經出現了困難,有些地方的農業生產開始出現下滑。而這個時候已經有很多農民進城務工,農村出現的一些土地撂荒的情況也頻頻曝光。同時還有一個原因是,由于農民對科學技術掌握的普遍較少,能掌握的科學技術也非常有限,在這種情況下,農村經濟發展遇到了一個“瓶頸期”,發展開始出現了困難。這些因素都說明當時的中國農業發展正處于一個亟待轉型的時期。但是農村經濟要轉型靠什么來支撐呢?靠科技。只有科技才能真正支撐起農村經濟的發展。


  我記得隨同科技部主管農社司的鄧楠副部長參加了一次國務院常務會議。相關部委的一些司局長也參加了這次常務會議。這次會議是時任副總理的溫家寶同志主持的。溫家寶同志在會上與我們著重探討了農業下一步發展方向的問題。鄧楠副部長就重點從科技發展的角度談了對農村發展的思路,包括如何通過科技推動農業上一個臺階,例如機械化、規?;?。還有一個就是通過科學技術提升我國農業在育種、品種改良方面的整體水平;而在調整農業結構方面,鄧楠同志也談了很多具體思路。溫家寶同志非常贊賞鄧楠同志的意見。他對鄧楠同志說:“你是科技部的,農業科技的工作,要求科技部和農業部等各個部門共同來抓。你要考慮一下,農業科技應該朝哪個方向走。在這個轉型的關鍵時期,我們必須要走對路?!睖丶覍毻驹谶@個會議上明確給布置了任務,他對鄧楠同志說:“你們科技部要把這個問題抓好。具體任務就是科技在下一步如何為農業發展做出貢獻?如何推動農業發展?”鄧楠副部長回來之后,很快就部署了相關調查研究工作,安排了大量的人員進行調研,重點研究在我國農業轉型的關鍵時期,我們到底應該怎么做?


  科技部門和專家討論后一致認為,新的時期應該有一個“農業科技發展綱要”,以這個綱要作為農業科技發展統領。確切地說就是要做好一個整體規劃,提出農業科技發展的基本方向和框架。這個基本方向和框架經過若干次調整,一次次地去偽存真、去粗取精,最后明確為“中國農業科技發展綱要”??萍疾繛榇藢iT召開了黨組會議。部黨組明確指出,“中國農業科技發展綱要”絕對不能由科技部內部來做,應該動員全社會的力量,共同討論下一步的農業發展方向。既要有大政策的協調,也要有國內和國際的全面考慮,同時重在落地。也就是說,這個“農業科技發展綱要”,它決不能是紙上談兵,而是要把這些綱要的思想、綱要的行動,落到實處,能夠落地,能夠真正帶動農業的發展。于是科技部就廣泛征求各方面意見,包括國家有關的部委、地方、農業高等院校、農口的大院大所等等。當時這個覆蓋面之大,涉及面之多,應該說涉農的各行各業、方方面面,能參與的都參與了。


  這個綱要的制定也是改革開放后第二輪農業改革部署。第一輪就是八十年代實行的土地承包制。那時是以農民自我經營為主。那么第二次的這個改革,就是從小農經營的模式逐漸向規?;?、集約化經營這個新的生產方式去轉換。當時我們也召集了有關部委部門的同志一同來討論。各個部門的同志都很興奮,他們認為中國作為一個大國,必須要確保糧食安全。大家有一個共識:任何一個大國,它都有兩個基本要素不能丟,一個是農業,決不能丟,不能放在別人(手里);一個是制造業;這是一個大國存在的根本。當時我們正在做的農業部分就是這“兩個根本”之一,我們也覺得特別有使命感。于是我們就開始組織調研,向各個部門征求意見,問大家有什么想法?當時鄧楠副部長也明確指示,要求我們的做法要有所轉變。不能盲目地去設定一個方向,而是應該先總結現在存在的問題,再從問題著手。鄧楠同志還指示我們要廣泛開展調研。后來我們就開始向各有關部委,主要是農業部、林業局等,包括有關大學教授、中國農業科學院的研究員進行了深入的調研;當時我們到地方調研,就只談一件事,你們有什么困難?有什么問題?有什么想法?這樣的調研整整進行了有半年之久。


  調研階段結束后,我們把所有問題進行了梳理。鄧副部長的思想是,我們把存在的問題和困難解決了,就是朝前邁進了一步。我們把問題梳理完之后,大家就開始進行分析,如何解決好這些困難和障礙?有些需要從技術上解決,有些需要從管理上解決,有些需要從體制機制上解決。于是我們就做了一個“農業科技發展綱要”的提綱。這個提綱做完之后,我們就提交到部委會去匯報、討論。鄧楠副部長就這個問題也專門談了她的一些想法和思路。黨組聽取了我們的匯報后,認為時機已基本成熟,決定正式啟動“農業科技發展綱要”編制工作。


  在“綱要”啟動過程中,我們仍然繼續深入調查研究。當時的確也遇到了很多問題。比如條塊的關系問題,有些事情由農業部主管,有些部分由林業局主管,還有的涉及到海洋啊、環保啊,等等,都各有各的職能。如何把各種各樣的職能融在一起,都放進綱要里,會產生很多爭論。有的部門希望在“綱要”里增加它的職能,有的部門則可能想把增加的新內容轉到它的部門。這樣又有了很多爭論。這個事情可不能和稀泥,必須是積極協調,使各有關部門充分理解最終達成一致性意見。但不管怎樣,我們當時堅持一個整體的原則,這就是鄧副部長指示我們的一個原則。這個原則就是要形成系統合力,形成一個大系統,站在國家大綱要的角度考慮問題。因為國家就是一個大系統,只有各個元素都發揮作用,才能實現系統有效、系統最優。假如過分強調部門的作用,過分強調個體要素的張揚,那可能會對整個系統產生消極影響。我們按照這種思想,每當出現了矛盾的時候,我們就用“系統思想”去跟大家解釋,最后實現了一種大家之間的默契,許多問題不爭執就能解決。這是一個方面。


  原則、方向定好了,就可以共同來推動了。我們在推動過程中就開始組織撰寫整體綱要。當時我們組成了一個很強大的班子來做。當時在做綱要的時候,我們的工作環境是相對封閉的。白天討論,晚上修改,連軸轉。幾乎是每天一稿,工作量非常大。集中工作一段時間后,大家再回到各自的崗位上,回去考慮一段時間,繼續分工編寫,寫完之后再集中討論。就這樣,集中、分散,分散、集中,反復研究,這才完成了初稿。


  “農業科技發展綱要”初稿完成后,我們認為不能只考慮專家寫作組的意見,還要進一步征求中央有關部委的意見。所以我們把初稿送到各個部門,初稿中也列上了撰稿人和參與專家的名字。因為專家成員中也有來自各部委的同志,也可以反映他所在部門的一些想法。我們就通過這種形式,逐一地、反復地征求了各個部門的意見,最后根據征求到的意見再進行修改?!稗r業科技發展綱要”就是在這樣的反反復復、緊鑼密鼓中完成的,大家神經都繃得很緊。前后用了一年的時間,“農業科技發展綱要”終于定稿了。


  “農業科技發展綱要”制定后,就要在全國部署?!熬V要”制定既然是各個部門的共識,那就要再通過各個部門、通過會議的形式再繼續深化。在2001年1月15日,中央召開了第二次全國農業科技大會。這個是中國改革開放以來召開的第一次農業科技大會。中央各部門都參加了這次會議。時任國務院副總理溫家寶出席大會并作了講話?!爸袊r業科技發展綱要”由此正式推行。


  中國農業科技大會召開之后,科技部又組織了一次世界農業科技大會。當時幾十個國家的農業科技部長都來參會,大批國外各個領域的農業專家都來參加。應該說這次大會是世界農業科技領域的一次盛會。會議主要討論了世界農業發展的大趨勢和世界農產品貿易等問題,也同時談到中國農業科技發展的問題。


  在這兩個大會召開完之后,科技部也開始根據“農業科技發展綱要”全面促進我國農業的轉型。這里面包括幾項具體的工作。其中一項是加強農業科技。農業科技包括種子、土壤改良、施肥灌溉、農藥化肥等,這些都是在當時的“綱要”里提出來的。此外還要解決環境污染問題,當時之所以提出這些問題,為的就是加強科技力量,希望能夠通過科技進步,提高農業生產水平。其中還有一個內容就是進行集約化經營。在我的印象里,這是農業科技發展綱要比較突出的一個方面。因為中國的農民數量很大,土地有限。土地承包制之后,在一定時間內調動了農民的積極性,這是很好的一件事情。但是你想再往下推動,那就需要規?;洜I。當時就提出了“農業生產合作社”這個理念,讓許多農民能夠聯合在一起,通過良種選育、合理分工,減少勞動量,提高生產效率,這是我們通常說的集約化經營。當時我們認為,農業的合作,可以大幅度提高生產力,解放生產力,就可以使一部分農民從田頭里解放出來,有機會到城市打工,得到另外的收入。


  訪談人:請您談談我國早期“農業科技園”建設的相關情況。


  劉燕華:“農業科技園”這個在今天看來是很正常的事情,但在當時卻是也是一件大事。我們回顧這段歷史就會發現,在當時提出“農業科技園”的概念,在很多人看來幾乎不可想象。因為那時我國農業基本都是以小農經濟為主。而農業科技園是大規模的,它需要政府來協調,土地也要重新整合。而且土地承包制這種產權制度不能變,以后的土地所有權、經營權和管理權要分離,科技部要做這個事,就打破了我們八十年代以來形成的那種體制和機制。


  “農業科技園”的建設道路是很艱難。當時我是農社司的司長。我們第一次向部黨組匯報如何推動農業科技園的相關情況就沒有成功。黨組領導說,你們的這個方案根本實施不了,整個措施不力。我們雖然心情很沉重,但并沒有氣餒?;氐剿纠锺R上就商議此事如何實施,聚集各方面專家研究,并主動聯絡其他部委商榷此事。


  “農業科技園”是我國農業發展的一個長遠方向。在當時的歷史條件下,馬上推行“農業科技園”可能不太現實?!稗r業科技園”作為今后10年、20年持續發揮作用的產物,如何用當下的語言、當下的形式來詮釋“農業科技園”10年、20年后的模式呢?我們當時也很困惑。但是,如果討論的方案不成熟,就不能把這個方案拿到部務會上討論。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就把“農業科技園”工作停滯了一段時間來尋求答案。


  我們認真領會黨組意見,反復研究“農業科技園”具體方案的可行性,參考國外的做法和經驗。我們突然想起在做“農業科技發展綱要”時,鄧楠副部長說過的一席話:“做綱要之前要先找問題,把問題找清楚了,綱要就可以有的放矢”。我們頓時豁然敞亮:“農業科技園”計劃陷入停滯狀態,不也是要先找出問題癥結嗎?所以我們變換思路,第一步先確定“農業科技園”的性質:首先,這個“農業科技園”既不是小型的合作社,也不是美國那樣的大農場。,先否定,再肯定。這樣我們就可以給“農業科技園”下定義了。


  方向對了,思路就越來越清晰。中國的“農業科技園”應該是什么?是中國新型農業現代化、集約化,是科技能夠充分發揮作用的一個基地、一個群體,具有典型的中國特色?!稗r業科技園”不改變現有性質,但是要改變管理方式,在運作的體制機制上要有所調整。這是中國實現規?;a,實現糧食自給,調動農民積極性的新模式。


  第二次匯報,得到了部委會的肯定。


  接下來就是如何去推動。我們也考慮到,“農業科技園”僅由科技部一家推動是不夠的。因為“農業科技園”不只是科技部的一家的事情。我們一方面反復研究,一方面積極與各個部委商榷,農業部、林業局、海洋局反應也很熱烈,都表示愿意與科技部聯合起來推動現代農業的進程,并為此成立了農業科技園推動辦公室,著手在全國部署“農業科技園”。


  我們還考慮到,推動“農業科技園”,不能僅由中央各個部門來決定,應該調動地方政府的積極性。哪些地方有這個積極性?哪個地方能夠落實監控、協調、組織?當然地方政府首先要認同這種體制機制,并且愿意根據當地的實際情況去組織、建立這種創新模式。我們當時與各地在討論中都感覺這個思想很受地方政府歡迎,他們非常愿意去嘗試這種方式。所以后來我們就選擇了那些比較有積極性的地方開始運作第一批“農業科技園”。


  建立第一批“農業科技園”之后我們也去進行了實地調研考察。我們在很多地方都看到成片成片、一望無際的溫室大棚,園區的農業種植結構全都改變了,農業經濟得到了很大拉動。


  隨著第二批、第三批的“農業科技園”建立,現在我們到農村去,經常都能看到醒目的“農業科技園”的標志,有的標明是國家級的,也有的標明是省級的,還有的標明是地市級的。事實表明,“農業科技園”有效地顯示出了農業規?;?、集約化經營的“兩個效應”,區域農業科技總體水平迅速提高,生產效率和土地畝產出率迅速提升到了較發達水平,為有效地推動農業經濟的發展已經產生了很好的示范和帶動作用。


  “農業科技園”的發展表明,一方面,國家科技體制改革是一項長期的任務;另一方面,國家是一個整體系統,各個部委之間的通力合作密不可分。中國是一個人口大國,農業是我們國家與民族發展的根基,而農業科技則是這個根基的最有力保障。


  訪談人:在您擔任科技部領導期間,開創性地建立了農村“科技特派員”制度。經過十幾年的發展,“科技特派員”成為服務農業的一支生力軍,為推動農業現代化發展建立了不可磨滅的功勛。請您介紹一下“科技特派員”的相關情況好嗎?


  劉燕華:“科技特派員”制度其實并不是從科技部“發明”的,是由基層產生的一種農業科技服務體制機制的創新。最早是由福建省的南平市率先建立。為什么說這是一種體制和機制的創新呢?這事兒還得從2003年時任南平市委書記李川說起。當時的南平市農村和全國大部分地區一樣,也還是農村土地承包制,農民分散經營。由于當地農民外出務工經商的多,出現了很多土地撂荒的現象。生產水平也上不去,甚至一些農村地區還出現了一些返貧現象。針對這種情況,時任南平市市委書記李川(后升任福建省副省長)就決定讓部分科技人員、國家工作人員到基層去服務,解決基層的實際問題。當時,這件事情只是南平市在本地區實施,我們也不知道具體情況。


  2003年春,全國科技大會即將在北京召開,會上需要選擇了一些地方典型代表發言。在選擇典型發言的時候,科技部就發現了這個事情,最后確定由南平市市委書記李川同志在全國科技大會介紹南平“科技特派員”情況。這是農村“科技特派員”制度第一次在全國浮出水面。


  我當時也參加了這次會議。聽完他的發言之后我非常激動:這是農業科技體制改革的又一進步??!而且地方黨委和政府的實踐表明,農村“科技特派員”工作是一個很好的農村科技服務機制??萍疾繎撏苿舆@項工作,并力促形成農村“科技特派員”制度。為此,科技部很快就展開了調查研究。如何來推動“科技特派員”制度呢?畢竟是個新事物,科技部要推動這個新機制,難以避免地會遇到一些問題。


  首先,“科技特派員”制度與農業體系現存的“七站八所”在業務上是有沖突的。我們讓科技人員到基層為農業和農村服務,但縣市區農業局已經有了種子站、農機站、農技站等與農業相關的“七站八所”,這些都隸屬于農業部門的垂直體系。農業部在這個體系中已部署了很多人。那么我們的“科技特派員”制度和他們是什么關系?“科技特派員”不(能)搶人家的飯碗??!


  第二個問題就是,“科技特派員”憑什么到基層去?“科技特派員”有著自己的工作崗位,有的是高等院校的教學人員,有的是研究院所的研究人員,還有一些是企事業單位人員,如果直接下沉到基層,一是可能耽誤了他的時間;二是他的技術也要轉移到農村去。他要寫文章、做研究嘛。我們怎么調動他們的積極性?這個問題一時也不好解決。


  所以,“科技特派員”一出現就遇到了當時的這兩個突出矛盾。


  我們首先分析了當時農業部門部署的“七站八所”的實際狀況。我們要把這個問題分析清楚,再通過“科技特派員”制度補充它的不足。這是我們推行“科技特派員”制度的一個基本原則。調研結果顯示,有一些地區的“七站八所”基層體系維持得還算不錯,但是對于大部分地區而言,在土地承包制之后,農村基層科技體系已經逐漸淡出人們視野,很多地方的這些機構實際上處于癱瘓狀態,“七站八所”人員流失現象嚴重;而有的機構人員技術水平不足無法滿足當地農村發展的需要,已經成為了當地政府的一個財政負擔。那么這個問題就有意思了:既然那么多“七站八所”基本功能都已經失去了,我們的“科技特派員”制度就在某種程度上有它存在的合理性。


  但是這個事情又遇到第二個問題困擾,就是科技特派員到基層去為農業服務,可不可以合理取酬?這個事情很快也有了答案:勞動付出就應有相應的回報。我們提倡“雷鋒精神”,但是不能用“雷鋒精神”來要求所有人變成“雷鋒”??萍继嘏蓡T付出了辛勞,是應該得到一些市場回報的。這屬于正常的勞動所得。我們認為福建省南平市的經驗就很好,南平市的科技特派員下鄉之后,可以停薪留職。事實上,科技特派員直接深入到農村,幫助農民和農業企業解決問題,農民和企業是愿意付給合理報酬的。還有一種模式是通過入股農村合作社的形式獲得相應的回報。我們最后得出一個結論,在市場經濟條件下,科技服務作為勞動的組成部分,可以得到正當的市場回報。


  這也是我們通過“科技特派員”制度實現的兩個突破。一是有效地補充了當時農村服務體系弱化的情況;二是科技特派員通過勞動可以得到一定的市場回報。這兩個關鍵的環節,也就是我們體制機制的突破。


  經過深入研究之后,因為我們要從科技部進行推動,第一步要向科技部黨組匯報。在向黨組匯報的時候,也是有一定爭議的。第一個爭議是認為“科技特派員”這個名稱太土了。但是我們認為,福建省南平市的實踐證明,“科技特派員”在農村深入人心,而且它還有一種特殊含義,那就是政府支持企業把黨的關懷送到了農村基層、送到了農民的手里。


  第二個爭議是關于“體制機制”問題,還有收入問題。當時還有一種意見是,“科技特派員”這種體制雖然有所突破,但是不宜推廣。南平市這么做是可以的,但是作為國家部委,這么宣傳是不太符合現行規定的。我們向黨組作了解釋,并說明第一步還只是作試點,取得經驗后再來推廣。就這樣,經科技部黨組授權,科技部就著手推動“科技特派員”工作,并以南平市作為試點市。


  當時,部黨組成員、科技日報原社長張景安同志當時還在擔任科技部體制改革與政策法規司司長。景安同志認為“科技特派員”制度是科技體制改革的一個典型事件,比較具有代表性。于是,景安同志就組織了政策體改司的同志調研了南平市“科技特派員”工作,并為“科技特派員”工作的可行性和合理性提供了更多的佐證,積極主張推動“科技特派員”制度。


  許多省市自治區科技廳廳長也到南平市實地調研“科技特派員”工作??吹交钴S在田間地頭的“科技特派員”的工作實效,廳長們坐不住了。他們說,“科技特派員”這種體制和機制,非常值得我們探索和總結。很快,“科技特派員”制度在很多省區迅速建立起來。隨著這項工作的不斷深入,許多省區將“科技特派員”納入了科技廳、科技局工作計劃,在項目上給予支持,在經費上給予扶持,使“科技特派員”這一制度自覺地落到了實處。


  “科技特派員”在科技部受到了密切關注和大力支持。我記得有一次我們總結西北“科技特派員”經驗,鄧楠同志聽了以后就對我說:“你的‘科技特派員’制度是不是也可以在西南地區做個試點???”當時按照分工,鄧楠同志負責西南片區,而我負責西北片區。鄧楠同志看到西北地區“科技特派員”工作有聲有色,成效不錯,于是主動跟我提出了這個要求。


  后來有一次在云南召開科技工作會議,鄧部長讓我也去參加。我當時想,只有我去還不夠,很多細節了解得還不夠,不如把南平市市委書記還有西北地區參與“科技特派員”工作試點的省科技廳廳長都一起請到會上“現身說法”。果然,西南片區的幾位科技廳廳長也坐不住了,一個個摩拳擦掌、躍躍欲試,很快,“科技特派員”試點工作在包括廣西自治區在內的西南各省也展開了。


  這一制度在我國西南地區順利推廣后,我和鄧楠同志一起向時任部長徐冠華同志匯報了具體情況。徐冠華部長聽完匯報后當即作出決定,批準“科技特派員”制度在全國范圍內展開。為此,科技部還專門出臺了在全國范圍內推動“科技特派員”制度的通知,國務院還轉發了這個文件。至此,“科技特派員”制度正式確立。


攝制:北京神舟航天文化創意傳媒有限責任公司
編輯制作:《中國新技術新產品》雜志社
特別贊助:廣東新媒體產業園
攝像:蘆旋
設計美編:孫昕彤
文字整理:郝世琦 ?趙九州 ?周怡
上一篇:特別報道之六 | 隆重紀念改革開放40年 國家科技領導人講述國家科技決策過程
下一篇:特別報道之一 | 隆重紀念改革開放40年 國家科技領導人講述國家科技決策過程
四川快乐12前三组选最大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