壯闊的事業 ?華麗的詩篇

——第九、第十屆全國政協常委、國務院參事任玉嶺傾情回顧國家科技發展歷程(三)


  【任玉嶺簡介】




  任玉嶺,河南遂平縣人,1938年10月出生。1960年于南開大學以優異成績獲準提前畢業(五年制本科)并留校任教。1962年進入天津市工業微生物研究所,從事工業技術科學研究工作,曾負責擔當國家科技攻關項目,并出任天津工業細菌攻堅小組總指揮。1972年調入中國科學院微生物研究所,任副研究員。1979年至1980年在中科院研究生院學習。1982年調入國家科委新技術局,參與籌建中國生物工程中心及中國星火總公司,并創辦中國味精技術公司,分別擔任處長,總工程師、董事長。1989年任廣西北海市副市長。1992年赴美國洛克菲勒基金會培訓。1993年任全國政協委員。1998年擔當第九屆全國政協常委。2002年任國務院參事。2003年任第十屆全國政協常委。2007年續任國務院參事。2010年任國家教育咨詢委員會委員。2012年再次續任國務院參事。在擔任全國政協常委、國務院參事期間,他提出的建言之多、影響之大,被媒體稱之為“任玉嶺現象”。


  任玉嶺被13所大學聘為教授,被42家雜志社聘為顧問、主編、編委。同時還曾兼任上市公司的監事長和獨立董事,及中國產學研促進會副會長、中國民營經濟促進會會長、中國國際公共關系聯合會名譽主席、中華海峽兩岸書畫藝術家協會主席等。


  時間:2018年8月4日

  地點:航天神舟藝術中心錄播室

  專訪對象:任玉嶺

  訪問人:《中國新技術新產品》雜志社


  訪談人:您是國家“星火計劃”的重要參與者之一。我們請您談談您當時的相關情況。


  任玉嶺:你提的這個問題也正是我想要講的。關于“星火計劃”的起由,很多人并不很清楚。因為這是個新的機構,當時我們很多從事“星火計劃”的同志并不是在一開始就介入的,所以對于“星火計劃”是怎么來的,當時參與的許多同志也不清楚這個來龍去脈。


  知不知道“星火計劃”一開始并不叫“星火計劃”?一開始叫做“實用技術推廣計劃”。這事兒得從我們的“星火司令”楊浚同志說起。當時在國家科委挑起“星火計劃”大旗的第一人是科委副主任楊浚同志。他在最初提出的時候,就把這個叫做“實用技術推廣計劃”。


  當時我還在生物中心兼任酶和發酵工程處和咨詢與推廣處這兩個處的處長。一天,我們當時生物工程中心的主任和我談,說楊浚同志正好要到廣東出差,讓我跟著楊浚同志作隨行秘書。當時和領導出差不像現在帶很多人,一般只帶一個秘書出差。楊浚就帶著我作為隨行秘書去了廣東。到廣東后,我們考察中發現珠江三角洲在當時已經引進了一些國外的新技術,包括玩具、易拉罐這些。這在當時可都是新鮮事物??!我跟著楊浚同志就一個一個去實地考察。當時地方上都很支持這些新技術的發展,我們也考察了很多企業。因為我在生物中心同時兼任著咨詢與推廣處處長,所以考察過程中楊浚同志就問我:這些技術能不能推廣?我說這些可以推廣。因為在此之前我在國外考察過很多國家,我覺得這些技術在中國都是沒有的,我們應該在全國推廣。


  后來我們又到廣西進行考察。在去廣西之前,楊浚同志就和我說,我們回去要做一個“實用技術推廣計劃”。就這樣,楊浚同志回到北京之后就提出了“實用技術推廣計劃”。當時有人提出應該將這個名字改為“星火燎原計劃”,意喻它就像星星之火一樣,可以燎原。宋健同志認為很好,于是就拍板決定實施的這個計劃就定名為“星火計劃”。這個背景是這么來的。?


  “星火計劃”是從1985年下半年開始啟動。當時“星火計劃”啟動后,有六個方面的內容是由生物中心承擔的。第一是傳統生物技術的推廣,第二是我國酒類技術的推廣,第三是保健品的推廣,第四是榮軍技術的推廣,第五是飲料技術的推廣,第六是飼料和飼料添加劑的推廣。這六個領域都由我負責的咨詢與推廣處來負責和組織項目。所以每年我們都選擇了很多項目列入“星火計劃”。


  國家科委為此成立了中國星火總公司。任務就是專門負責管理“星火計劃”。這個時候我調任為副局級的“星火計劃”總工程師,主要分管項目計劃和國際合作。我們當時還有一個機構辦公室,基本上也是我在負責管理。在那個時候,由于提倡軍民結合,所以很多軍工項目也都是“星火計劃”負責,可見當時“星火計劃”的規模有多大。


  我記得“星火計劃”所集中管理的項目當時有12000多項。作為“星火計劃”的總工程師,我的繁忙程度卻是可想而知,口袋里經常裝著3、4張機票!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你得去全國各地跑啊。有的是參加會議,有的要去考察,有的要去解決問題。當然這在當時,對我們所有同志們來說都是常態。就是這么一個狀況,一個人恨不得當成兩個人甚至三個人來用!沒辦法,你就得連軸轉。


  1988年,國家科委啟動了“火炬計劃”籌備工作。我在參加了“火炬計劃”的一些前期籌備工作后,于1989年作為國家科委下派干部,離開北京,調到廣西北海市任副市長。


  可以說“星火計劃”為國家總體經濟的發展做了大量工作。后來因為有了“863計劃”,有了“火炬計劃”,還有其他的一些計劃,“星火計劃”相對來講就偏重于農業了。但是在最初不是這個樣子的,是綜合性的。我們應該肯定它的價值。


攝制:北京神舟航天文化創意傳媒有限責任公司

編輯制作:《中國新技術新產品》雜志社

特別贊助:廣東新媒體產業園

攝像:蘆旋

設計美編:孫昕彤

文字整理:郝世琦 ?趙九州 ?周怡


上一篇:中國生產力促進中心協會第五次會員代表大會在京舉行 中國生產力促進中心協會第五屆理事會第一次會議同時召
下一篇:特別報道之七 | 隆重紀念改革開放40年 國家科技領導人講述國家科技決策過程
四川快乐12前三组选最大遗漏